呼和浩特新闻网 >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 专题 > 综合文章 > 正文

武川珠玑牌楼馆

作者:田 彬

作者简介:

田彬,原内蒙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发表长篇小说九部、中短篇小说集六部、诗词集一部。

在蜿蜒起伏的大青山腹地,有一条深不见底的峡谷。峡谷中夹着一条金灿灿的河流。

这河水北魏时称汝水,这里曾发生过举世瞩目的汝水大战。元代时,这水叫白道中溪,成吉思汗的宰相耶律楚才曾多次路经此地,写下了四十多篇歌颂这里自然景观的壮丽诗篇。

这河流现在已成了一条弱不禁风的细涓,但仍然缠缠绵绵,潺潺流转。把亭台楼阁的牌楼馆旅游区拦腰围住了。冬天,细涓变成了一条宽大的白幅腰带,把冻僵了的牌楼馆环绕得更紧了,使那英俊古雅的建筑更加迷人多姿。特别是站在峰颠看,黄色的琉璃瓦,灰色的古建筑,红色的宫廷墙,绿色的古松柏,它们统统被一条洁白的绸条缠绕着,象是一朵漂亮的花束插在大山的谷底。

我喜欢夏天来牌楼馆。

在这儿,只要挖上一锹土,清洁得象眼泪一样的泉水就会“汩汩”地从地下涌上来,一会儿,就照见了你的脸庞。这儿到处都是井,因为水来得容易,挖个坑,四面用石头一砌,就可以用双手捧起来银子般的泉水饮用,就可以舀进锅里做饭,就可以洗脸刷牙,还可以当镜子照,梳理你的头发。这里的镜子要比客房里的生动,因为它随着你嬉戏,水里的影子晃动着,把你变丑,把你撕裂,使你进了梦幻一般的境界。    

来到牌楼馆,艳阳暴晒不着你,因为这儿四处是爽人的水分。沟里的涓涓细流,翻着小浪和你招手,不断把细微的水气分子给你散去。丰富的地下水,通过大地的孔隙,也把凉爽浮上来。两面高耸的峰峦,植被丛丛,树冠葱茏,通过光合作用,每片树叶每根草茎里都不断地给你排放着带着中草药的芬芳和新鲜至极的氧气,使你的皮肤润爽,心肺凉爽,你的灵魂也得到了滋润。

人们说,空调是清凉的世界。可是,人为的清凉在心理上得不到愉悦,牌楼馆的清凉,是原始的,自发的,真实的,生动的,本源的,你在这里驻足,幸福的感觉立即会浸透你的每一个细胞。

牌楼馆南下一千米是茂密的原始森林。黑松林和白桦林,遮天蔽日。特别是牌楼馆西北的深山里,更是植被如海绵,树木均参天。

森林,是个阴湿、碧绿、凉爽、深沉的字眼儿。来到这里,你会立即感到有一股永远不消散的带着苦香和腐败枝叶味道随同潮湿的空气一起袭击你的鼻子,多年残枝败叶落地成垫的那种松软和虚空的厚垫子会使你恐惧。不定哪一脚会踏出千军万马的黑蚂蚁,红蚂蚁,顷刻会窜遍你的全身,来拼命咬你,因为你毁坏了它们的家园;也许你还会一脚踏出一个毒蛇的家族,几十条甚至上百条毒蛇会把你立即包围和缠绕,会把你活活吓死;你会看到每棵树干上爬满了各种颜色、各种花纹和各种图案的毛毛虫,它们正在吸吮树干上的甘露,吃着树干上的藓苔;你会听到啾啾的鸟鸣,它们的声音在林子里传来传去,此起彼伏,悦耳动听;它们有树干上那么多肥大的毛毛虫,就足够每天的美餐,所以它们叫得非常兴奋;你会想象各种树干都伸出的细枝,互相纠拽,互相连结,互相缠绕,叫你撕不开,扯不断,履步为艰。那遮天蔽日的树冠,即使强有力的中午,太阳光拼命往里钻,也只能透进来些指头大小的花花点点的光泽。如果不担心蛇之类的毒虫,在那里午睡一觉该是多么的惬意。如果没有蛇虫,在厚厚的虚虚的草甸上打滚嬉戏,粗野地快乐,那就更刺激,更有情趣了!

森林是个不安宁的世界。森林里会发出林涛声,流水声,野兽狂叫声,鸟儿的歌声和种种昆虫竞相争高下的激烈竞嗓声。只有青蛙声很不含蓄,尤其成千上万的青蛙“呱呱”起来,那个森林里就更是热闹非凡了。

  

牌楼馆的夜晚,常常是灯火辉煌。人们酒足饭饱,疯狂地跳舞、唱歌,兴奋随着血液和酒精一块儿奔流,疲劳早被驱赶。他们放开嗓子嚎着叫着唱着,积了几十年的欢乐和忧愁都飞上了山顶。他们点上一堆冲天篝火,疯狂地跳着,把浑身的细胞跳得每一秒钟死去一亿,然后又增长出两亿新鲜细胞。你就放开喉咙唱吧,跳吧,这儿是深山老林,噪音不会影响他人,也没有人控告你。这儿有时没有观众,但满天的星星都眨着眼睛看着你的表演,而且不断发出了微笑。深更半夜后,池塘里的青蛙会陪着你唱歌,狗儿们偶尔扬起头,“汪汪汪”地吠叫几声,作为伴奏。一旦你冷静下来,这儿就要静得出奇了。除了能听到娱乐室的麻将声和偶尔谁输了钱发出一阵埋怨声外,好像就令你孤独了。没关系的,你想干什么呢?如果你渴了,有天然的矿泉!如果你饿了,餐厅根据你的要求马上会把饭送给你。如果你想聊天,一定会有丽质姑娘去附和你,如果你的身体累了,有人会给你按摩……当然,这一切都是要付费的。

 请把牌楼馆的所有灯光关掉,让你来体味一下漆黑的牌楼馆吧。满天的萤火虫,飞来飞去,它象一只一只小小的灯笼在牌楼馆上空飘移,这儿一群,那儿一簇的,远看便是一团团亮光。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神奇的东西又出现了。象是绿色的,又象是黄色的,但多数情况是红色的,象一盏或几盏灯笼一样,忽而升上了天空,忽而又落在了地下,忽而向东移去,忽而又摇摇晃晃向西飘走了。你这时赶快去追吧,眼看到眼前了,这灯笼突然消失了,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啊!

老百姓看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就说这灯笼是小鬼提着,他们是执行任务的,谁的“阳寿”到了,就抓谁的灵魂到阎王爷那儿报到。

真相是这样的。在古代,牌楼馆这条沟里发生过数不清的战争,仅汝水大战,北魏就消灭柔然族五万人,这条深沟历代死亡人数不计其数,可以说是白骨如山。这里的白骨经过千年风化,露出了地面,白天受了阳光照射,晚上就产生了磷光,这灯笼就是死人骨头的磷光。因为这儿死的人太多,常常看到“鬼灯”出现,灯火飘飘游游,恍恍惚惚,非常迷人,这是在牌楼馆经常能看到的一大景观。

至于那些数不清的萤火虫,它们闪光发亮,好像也是这个原理,白天它们的翅膀照了太阳,晚上就可以发光。如果连续两天阴雨连绵,它自然不会发光了,也不会出现鬼灯笼了。

牌楼馆的月亮很晚才能从东山顶上爬过来,一会儿又走到西山顶上落下去了,像个匆匆的过客。但这儿的月亮从东山项上爬上来的时候,从视觉上看,离房顶就是几百米远,是我们看到的最近的月亮,感觉月亮就住在山的那边。等它进入中天,正好爬在牌楼馆的楼房顶上。月亮又明又亮,把它的光辉洒满了牌楼馆,使激动了一天的牌楼馆温柔了起来。这时,你或你的情人,坐在牌楼馆钓鱼池边,或坐在细涓两旁的青石盘上,或者坐在大井旁的石栏杆前,你会发现水中的月亮是个什么样子。你一定会看到吴刚端着桂花酒独饮,看见嫦娥舒展着长袖为他跳舞,玉兔爬在吴刚的桌上,用双腿合并作揖,恳求一盅桂花酒饮饮……这的确是一种难得的美妙情景。

此时此刻,牌楼馆的管理人员正在趁着明亮的月光灌溉花草或果园,这景色我们千万不要错过。因为月亮不是每天都有,果园或花园在皎月之夜本来就美丽无比,清凉的井水或河水使花草具有了一种令人心灵冷静的美,快乐而洁净的美。管理人员把水桶吊在井里,又慢慢把水桶钩起,再把水桶提上来时,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再向井里望时,水闪着光亮,波纹荡漾着金波,井里的那个象金币一样的月亮不见了,是打水人把月亮捞了上来,装进了盛满水的水桶,象粗暴的上帝一样沿着石头砌的小径扬长而去了。

牌楼馆也是鸟类的世界,昆虫的世界……这儿有各种鸟类,麻雀、鸽子、石鸡、半迟、喜鹊、乌鸦、燕子、啄木鸟、报春鸟、寒号鸟、金脯鸟、红嘴鸟、“哥哥”鸟、猫头鹰(秃死怪)、野鸡、山雀等上百种鸟类,它们住在牌楼馆两侧的山上、树洞、沟谷、草丛,还有住在

牌楼馆的古建筑里。它们起来的最早,“叽叽喳喳”“啾啾哇哇”地喧闹一阵,象早上开了个小会,才各自散去捕食或修筑窝巢。

这儿还有蚂蚱、蚱蜢、大肚叫驴、红蚂蚁、白蚂蚁、黑蚂蚁、蜜蜂、蚊蝇……这儿有菜蛇、腹蛇、草蛇、各种环蛇……这儿简直就是个动物世界。最常看到的是,一只只蝴蝶在天上飞舞,它们时而围着水潭,时而围着花丛,时而又和飞蚊嬉戏……小姑娘们见了,总会追逐它,而它,故意飞的很低,惹逗小姑娘去捉它。直到小姑娘蹑手蹑足,眼看要捕捉到它时,它会突然以意想不到的速度逃跑了。它看小姑娘失望了,就又返回头,在小姑娘跟前翩翩起舞,又惹得小姑娘来了兴趣。最终,它会把小姑娘气出泪来,看到没趣了,一个直升到了半空,便迅速地飞走了。

我常常看到旅游的孩童们玩着蟋蟀。他们用草叶编个笼子,把蟋蟀放了进去,要么他们就放进矿泉水瓶里,让它们掉进了深深的“底谷”。那蟋蟀立刻就变得苍老了,走路的腿僵直了,动作也迟缓了。有的人怕它发生悲剧,把它放进了草丛里。噫,它顿然青春焕发,一跳两跳就不知跳到哪儿去了。孩子们都喜欢蟋蟀,但蟋蟀并不理解孩子,一旦到了孩子手里,它们就不再去唱歌,以痛苦且病歪歪的姿态出现,一旦放了它,它就象又换了一个新的生命一样欢实。

在牌楼馆住着的鸟类中,最常见的是喜鹊。每天一大早,它们就钻出窝“喳喳”叫个没完,“乱弹琴”一会儿才飞走。喜鹊在人们心中是吉祥鸟,所以无人加害它,它也非常胆大地常常在院子的大树上筑巢。它的巢全是用树枝编织的,和大树的枝杈紧密地编织在一起,无论刮多大的风都不会把巢摇下来。有的孩子爬在树上,想扯喜鹊的巢穴,因编织精巧,是很难扯得动的。外边是树枝,树枝里又编织一层较软的茅草,如麦秸、菅草叶或韧性强的草杆。第三层是更细更柔软的绒草,最里边才是一个圆圆的用羊毛、狗毛及飞禽羽毛筑就得特别暖和的窝,就象人铺的褥子那么温暖。你有朝一日到了牌楼馆,可以随时目睹它们精巧的“宿舍”。

在牌楼馆的树林里,只要仔细观察,粗大的树干上,往往有大拇指那么大的一些小洞,这小洞可不是容易筑成的,是一种叫小兰电鸟用自己比火柴棍还细的小嘴啄出来的,啄洞的时候,小鸟啄一口,就把蚕豆大的小脑袋震得昏了过去,摇半天才能醒过来.就这么一口一口啄出来。在里边铺上软羽,又跑到羊身上偷偷拔下人家的毛和绒,回去筑了窝,这些窝筑得小巧玲珑,象工艺品一样精致。一看这窝,你就知道这小鸟是多么聪明伶俐和活泼可爱了。

牌楼馆旅游区中心,一道波浪式的朱红色的古墙蜿蜒地围住了一群古建筑,这就是牌楼馆旅游区的古文化园。这围墙或似天安门四周的红墙,里边包藏着数之不尽的历史文化。   

拔地而起的塑像是秦始皇的戍边大将蒙恬,他两千年前在这儿守卫边塞九年,是他在这儿发明了毛笔,把中国和世界文化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巅。

古朴的武皇殿里,雕塑着栩栩如生的五位皇帝的尊像。这是北周时期宇文氏家族的五位皇帝,他们都是武川出生的人。这五位皇帝虽然前后执政五六十年,但为以后建立隋唐两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文化园内,有三百六十年前建筑的老爷庙的遗址和现在的象征性建筑——关帝庙。该庙目睹了中国几百年的历史变迁,是研究武川历史的重要见证。

在笔立的照壁上,有刀刻的历史文化简介。上下两千年,代代刀光影,都一目了然。那儿主要记录着牌楼馆是成吉思汗三女儿监国公主的领地办公处,记录着花木兰从军走过牌楼馆停歇的情况,记录着唐代大诗人王昌龄登台挥笔吟诵出塞诗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