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新闻网 >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 专题 > 综合文章 > 正文

大青山景物

作者:郭兰枝

作者简介:

郭兰枝,女,1963年生于内蒙古赤峰市,1987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早年从事中学教学工作,现在呼和浩特某私企任高管。

过去常到外地出差,爬过泰山,游过园林,在九寨沟区流连,到蓬莱海边听海。我在惊叹那些美景的同时,很窘迫家乡的贫瘠。偶尔和朋友上一次大青山,和外地美景一比,兴味很是寥落。近几年就想搞点健身活动,朋友们组成了一只爬山队,才开始接近大青山,渐渐的对大青山有了新的认识。原来我们的大青山这么美啊!

一进大青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遍地的鲜花野草。接着清新自然的香味会扑鼻而来。每当此时,在闹市中郁结在胸中的浊气瞬间就消失了。

最常见的山花椒,浓香如影随形,始终跟着你。她总是长在最贫瘠的地方,毛毛茸茸的,一片片紧紧的扒在地上。不管是不是花期,都一样的香气逼人,即使在寒冷的冬天,积雪也掩不住它的香气。如果你有兴致,可以随手采摘一把,用纸包上,带回家放到装米面的柜子里,米面则不会生虫。放上一年,它依旧那么喷香。还有,用它做煮羊肉的调料很不错。据说吃山花椒长大的牛羊,其肉质也香得很呢。

大青山野花种类之多,让我羞愧懂得太少。小的时候,妈妈在自家的花池子里栽种的石竹子花,居然在这里漫山遍野,粉的,红的,紫的,白的,状如彩蝶,在山风中翻飞。入秋,还有诗人笔下的雏菊,总是在石缝间,连野草都很难生长的地方一簇簇怒放,好像特意要展示它的“零落黄金蕊”,“深丛隐孤芳”的个性,坚强,孤傲。山里还有少见的山丹丹花,有五颜六色的狼毒花,有貌似马莲花的野鸽子花,有能做香料的扎麻麻花,野韭菜花,有名字丑陋但非常漂亮的苍蝇花,有单片的黄罂粟花……大自然之神奇总是让人叹为观止,有的植物一生出来就是花,淡粉的花瓣,深粉的花蕊,不见一片绿色的叶子,就那么突兀地盛开着。更有无数不知名的野花,组成庞大的百花园,姹紫嫣红,生机勃勃,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工培植的名贵花园都黯然失色。

如果说南方山清水秀,但和北方的景色相比,私下总觉得有点小家碧玉。看过北方浩渺的草原,茁壮的山脉,你才知道什么是大美!

大青山就如北方的汉子,高大健壮。走近它,还会发现它发达的肌肉,强健的骨骼,博大的胸怀,竟是一个健美运动员。我们在城市花园见到的景观石,山上到处都是,只要能把它运下山,它就是一个景观。选一两块小一点的,不管是嶙峋还是圆润,放在家中的台面上,它就成了工艺品。它们或是无声的诗、或是立体的画,或是凝固的哲理,都是难以复制的大自然的杰作,绝对用不着人工雕琢,不带一丝匠气。对着这些大大小小的石头,总忍不住对地球、大海、冰川、甚至风雨雷电以及过去的岁月,产生无尽的遐想。 

由于北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限制,所以不指望大青山有南方山脉的郁郁葱葱。然而在盛夏时节,沿着大青山脚下行进,但见沿途草木葱茏,浓绿的樟子松与白桦林,挺拔的白杨和杉树,嫩黄的金叶榆,一丛丛的丁香,交相辉映。而在人迹罕至的高处和山阴处,那些稀稀疏疏,高高低低的荆棘树木。

没有一株是笔直的,没有一株是高大的,尽管有人工的努力,它们也无法成才,就那么瘦骨嶙峋着,与野花野草相映成趣。正好把大青山简约和洒脱的性格刻画的淋漓尽致。你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不过,在离喇嘛洞不远的一段山脉上,竟有一些松树,像人工定期修剪的一样,圆圆的树冠,绝没有一点旁枝生出,在料木山上还有一坡白桦,绝对是原始森林的遗迹,走入其中,脚下是厚厚的腐殖质土壤,像客厅的地毯一样松软;横在你身边的多是各种形态的树枝,如浪子的剑,坚硬、锋利,所以你必须像勇士一样“披荆斩棘”。

荆棘类的植物,比较少见的是野生榆叶梅。早春季节,山上的小草还没冒出绿芽,榆叶梅就已经开花,它的娇艳堪比雪中红梅,在少有生机的早春,她带给人的惊喜非比寻常。还有秋天的沙棘,枝头上挂满鲜红的果实,因为果实太小的缘故吧?没人会去采摘,只有我们爬山的人偶尔驻足,饶有兴致地品尝一下它的甘甜,其余皆成了鸟类的美食。而那些不开花也不结果的荆棘,总是大片大片地覆盖在陡峭的山坡上,它似乎在阻止你前行,又时不时伸出援手,防止你脚下打滑。我们可以通过大树的年轮推算它的年龄,可你怎么知道这遍地荆棘究竟生于何时?在雨水稀缺的年份,只有它们如坚忍的哨兵,在这里生生不息,与这片土地不离不弃。

  

久居闹市,早忘了什么是天籁。置身于大青山,才真正听到了天籁之声。无数的小鸟和昆虫组成的合唱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美妙极了。在草丛间行走,蝴蝶在上下翻飞,蜜蜂在花蕊上吮蜜,蜥蜴、蚂蚱就在你身边蹦来蹦去,有时扑棱棱飞起几只野鸟吓你一跳,实际是你先惊到了它们,只有喜鹊并不怕人,就在你身边徘徊,啄食人们野餐掉落的残渣。如果你有眼福,还会看到久违了的野鸡咕咕的叫着,向行人炫耀美丽的羽毛,但你想要靠近它,万万做不到,它们的警惕性非常高。不过,在它们出没的地方,玩一玩找鸟蛋的游戏,即使没有收获,也是一种乐趣。

走到茂密的地方,总希望看到动物,当然除了蛇。据说这些年还有人看到狼,我们只是仔仔细细地找到了貌似狼粪的东西。但野兔和松鼠的数量极多。它们不时闯入大家的视野,迅捷,轻盈,转瞬即逝,恍如梦境。在自然的环境,看到这样的生物,已实属不易。即使以上这些你都看不到,也总会遇到羊群和马群,听到牧人的吆喝或歌唱,这还不够吗?

生在北方,看不到大片的海,听不到隆隆的瀑布声,总是心有不甘。想在山间找到一点自然的水源,谈何容易!

但是,大青山也不是完全没有水。正因为它水源稀缺,就犹为珍贵。在喇嘛洞地带,翻过两座高山,眼前一亮,那比蓝天还蓝的一片水,使人想到了天池,那就是哈拉沁水库。大青山上的天空总是湛蓝湛蓝的,是和城市的天空截然不同的。天空上几朵白云总是不多不少,是装饰,是点缀。云影映在水上,在湛蓝的底子上浮着几片白絮,那是诗人散落的手稿吗?在这么优美的地方,总是少不了庙宇,典雅的建筑,轩昂的佛像,在水一方,交相辉映。

顺着山涧缓行,有时会隐隐听到水声,如天上仙乐若有若无。渐行渐近,哗哗声音渐大,就会看到一股清泉从石缝里涌出。顺着小溪走着走着,就又把它弄丢了,原来它会暂时躲到乱石之下。它那么纤细,从高处向下流动的地方,用矿泉水空瓶,几分钟才能接满,喝一口真的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