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故事】嵌入生命的三马架水电站

2017年08月07日 12:04 | 来源:北方新报

我出生于1947年,有幸成为内蒙古自治区的同龄人。每当身闲心静的时候,我常常想起在兴安盟扎赉特旗保安沼农场三马架水电站度过的激情岁月。

回溯到上个世纪50年代,我的家乡还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沼泽地。1954年,为了发展自治区监狱事业,国家派来第一拨开拓者,在绰尔河下游建立起地方国营保安沼机耕农场,谱写了一曲昂扬激越的奋斗之歌……

当年,农场依靠人工挖渠引入绰尔河水,用来灌溉农田。为了综合利用水利资源,自治区决定在三马架村附近建设一座水电站。经过自治区水利厅与农场职工几年的不懈努力,三马架水电站于1962年建成并发电,成为自治区历史上的第一座水电站。

1964年,我只有17岁,正值青春年华。我初中毕业,被分配到三马架水电站的降压站,负责输电线路的检修和维护工作。当时水电站的设备很落后,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为1200千瓦,年平均发电量为600万千瓦时。一条18公里长的高压线路穿越沼泽,跨过河流。那时的工作条件也很艰苦,高压线路沿途没有道路,检修工具和材料全靠我们人背肩扛。每天出工自带盒饭,中午吃饭时,盒饭早已冻得结实,只好用火勉强烤化了咽进肚里。

电力工作属于特种作业,随时都会出现危险。1965年秋季的一天,我爬上高高的电杆,检修被雷电击坏的绝缘子。突然,一阵狂风吹来,电杆倒了下来,我被摔到了沼泽地里,当场昏了过去。同事赶紧把我背到附近的卫生所。两天后,我才醒过来。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还是留下了严重的脑震荡。后来,领导考虑到我的情况,把我调到了变电运行班工作,主要负责分配三马架水电站送出的电能。我在变电运行班一干就是10个年头。

转眼到了1975年,因为工作需要,我又被调回三马架水电站,负责组建电气修试班,制作测试仪器和检修专用机具。几年间,我勤学苦练,埋头苦干,为水电站节约了大量检修费用。我每年定期对发供设备做预防性试验,及时发现安全隐患,避免发生事故,保障了发供电设备安全稳定运行。

1989年,我被任命为修试所所长兼任电力调度,走上了管理岗位。从此,我既要做好全部电力设备的修试工作,又要完成三马架水电站与兴安电网以及齐齐哈尔电网的并网运行调度任务,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时光定格在1998年夏天,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向保安沼地区袭来。8月12日,嫩江洪峰造成防洪大堤岌岌可危,监狱犯人开始大规模转移。当晚,大批犯人转移到乌塔其街道路灯下休整时,嫩江洪水摧毁了榆江110千伏线路。乌塔其陷入了一片漆黑,犯人的看押形势异常严峻。危急时刻,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切换到兴安电网,恢复了供电,确保了押犯转移的安全。

2005年,我从修试所所长的岗位上退休后,又被返聘回单位,我一直在水电站工作到2010年。掐指一算,我已在三马架水电站工作了46年。如今,三马架水电站仍然孜孜不倦地服务于保安沼大地。

伴随着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的铿锵锣鼓,我也迈入了古稀之年的门槛。回首往事,与三马架水电站相依相守的岁月,是我一生的珍藏和无限的眷恋。如今,我在首府一隅,为三马架水电站的腾飞而守望,也为内蒙古自治区的辉煌而喝彩!

文/张俊武

[编辑:王秉姣]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