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故事】漫话公交

2017年08月14日 11:09 | 来源:北方新报

6月份一个普通的中午,我在呼和浩特市兴安路步行,几乎是悄无声息地,一辆浑身呈现金属蓝色的公交客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正是近日刚刚更换的“金旅”纯电动客车,应用于4、53、56等数个路线。看到这一幕,我的思绪不禁向十几年前倒回。

那是十五六年前的首府街头,由于当时汽车拥有量远低于现在,只有两个车道,车辆构成也相对简单:自行车,红色夏利出租车,一部分私家车与公交车,4种车辆足以填满当时的路网。

2002年,正是呼和浩特市公交开始变革的一年,车辆动力从燃油向燃气过渡;票制从投币售票向无人售票过渡。谈到那时,不得不还原几个经典的场景:新华大街上,一辆红黄绿三色相间的“京华”缓缓靠站,“咔嗒”一声响,金属折页车门向一侧打开,“票价一元,不设找零……”的提示音响起,之后又是一声响,折页门合住 ,车头处的发动机轰鸣着,带着一车乘客缓缓地向前去了;那会儿的有人售票车,主要使用中巴车,运行较为偏远的线路,相对无人售票车机动性较强,更追求效率效益,但车辆普遍较旧,记得主要线路有31、301等。坊间有一句戏言:“上车连拉带拽,下车连踢带踹,区间(内)跑得飞快”,夸张而形象地体现了这种线路的独特要求。有的车辆折页门坏了,门上拴一根自行车内胎,挂腰包的售票员开门拉一把,关门使劲一推,这个小细节还挺叫人难忘的!

从2004年开始,更换的公交车辆有一显著变化:车门从折页门变成了金属框包裹玻璃,车门处有扶手的新式气动门,并沿用至今,在美观与安全性上均有较大提升,同年前后,又陆续引进粉、黄、灰、绿4款“扬子江”客车,分别使用于1、3、4、27路车。这批车中甚至还采用了现在较为普遍的中段下客门设计,意识比较超前。2004年正是农历甲申猴年,粉色的公交车本来少见,那批车上却还画了几只眉开眼笑的猴子,写着两行文字“交的是朋友,运的是真情”横看如此,竖看前两个字正是“交运”,这辆粉色的1路车在当时的街头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2007年,自治区成立60年大庆,当年的3路车:发动机首次由前置改为后置,高噪音,高热量(尤其是夏天)的毛病得到了根本改善;早年间由于技术,甚至可以认为是审美所限,挡风玻璃普遍是平平的一横条儿,再先前还有两片儿玻璃拼接而成的。这次则很不一样,变成了有弧度的大挡风玻璃;车内的皮革座椅异常大气舒服。所以,当那年八月初,3路3-300号公交车头戴大红花,意气风发地驶入新体育场,银色的车身在夏日骄阳下闪着亮光,缓缓绕场一周时,用现在话说:着实惊艳了一把!那年从如意小区到西龙王庙这17.4公里,3路公交车无疑是最抢眼的一趟公交车。

属于老前置车的那个时代从自治区60年大庆开始就悄然向后置车时代过渡了,历史的车轮与公交的车轮并行,各种颜色各种型号的前置车似乎像放电影一样飞快地走走停停,却都向同一个终点先后驶去。由于前置车大量机械构造在底盘内,因此其车内高度比较低。当我一个一米八几的小伙子“颔首低眉”地上了车,生怕门框、栏杆碰了头时,却发现这种顾虑已经多余——前置车早已越来越少,只存在于部分城市中的小线路了。10年间,前置车运行时的轰鸣,抑或司机悠闲地将一杯茶水往机器盖的储物栏里一放然后打火儿发车,越来越成为前置车时代一种独特的文化符号。

自治区60年大庆向70年大庆流转的这10年间,天然气加后置车成为这个时代最主流的公交车模式,首府公交也早已不局限于从一地采购车辆,“中通,宇通,北汽福田,金旅”一个个品牌,及其对应的各原产城市都相当繁多。十年间的快速发展,使一辆辆风格迥异的车辆配属于一个个线路,行驶在大街小巷,方便了居民出行的同时,各种公交车实际也早已融入青城,成为这座城市文化风景线的一部分。

这10年间,首府公交有标志性的大事件还是不少的:3路公交车运用了“恒通”燃气电力混合动力车辆;同样是3路公交车,引进一辆“扬子江”铰接公交,恢复了尘封十几年的铰接车的同时,也为未来运行的青城一、二号线积累了宝贵的运行经验;102路公交车使用了“亚星”双层客车,增大了线路运力,也增强了其作为公交车的趣味:今年年初又运行了纯电动力的旅游一、二号线铛铛车,再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金旅”纯电动车。

谈到一个时代的公交车,就能因它特定的线路想到特定的场景:街道、建筑、故事……从这个角度看,公交早已超越了本身,成为某些东西的载体。再从车辆本身来看,不到20年的发展时间,车辆动力、车辆外观、运营形式等都在交错前行不断发展,截至现在,最新型的车辆动力源应该就是纯电动,并独占鳌头,以更高的能源效率代替天然气车,未来又怎样呢?看的是公交历史,寄托的是青城情怀。

文/郝毅

整图

[编辑:王秉姣]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