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回望】一部冯家史百年西口情

2017年08月23日 10:40 | 来源:北方新报

走西口、下南洋、闯关东被称为中国现代史上三大迁徙,千千万万人为了生存背井离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心酸的往事。冯氏家族是包头有历史记载的走西口年头最长、人数最多的家族。73岁的冯晨是这个家族第8代后人,清朝道光年间,冯晨的祖辈从山西右玉走西口来到了包头老北梁一带,以编织毛口袋为生,后来冯家看准商机转做运输业,发展成拥有300多头骆驼的商号元和长。走西口人坚韧不拔的精神时刻激励、影响着冯家人,使他们在学习、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都能微笑面对。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冯氏家族的发展变迁成了走西口人家的一个缩影。

QQ图片20170823102634

8月1日,记者来到冯晨的家中,窗外下着雨,他坐在书桌前正忙着修缮冯氏家谱。翻开冯氏家谱,一部山西人走西口的历史跃然纸上。

清朝道光年间,冯晨的祖辈来到包头,至今已经200多年了。第一代先祖夫妇俩,挑着一根扁担,前后两个箩筐里分别坐着两个儿子,从山西省右玉县大堡村出发,离乡背井过了杀虎口,来到包头北梁一带。冯家人会织毛口袋,就在半坡的空地上用羊毛织成几十米长的毛毡片,再按尺寸裁剪成片,缝制成毛口袋,这种口袋结实耐磨,就像现在的编织袋一样,是当时百姓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用品。冯晨的祖辈靠这门手艺在包头扎根生存下来。那时很多走西口人投靠冯家,跟着他们学织毛口袋,包头的商人也都从冯家购买毛口袋,冯家接单后统一生产,这里逐渐形成了以冯家为主多个小家庭作坊为辅的毛口袋集散地,东河区的口袋房巷便由此得名。

 

冯晨的曾祖父冯铁锁是一个传奇人物,他是冯家的第四代传人。他头脑灵光,从小习武,为人仗义,冯家的生意在他的经营下走向兴盛。他通过卖毛口袋的销量分析发现,搞运输业是个大买卖。自此他开始养骆驼,从几峰骆驼发展到拥有300多峰骆驼的大驼队,并创办了商号元和长,类似现在的物流公司。

当时包头有四大家养骆驼搞运输,冯家是规模最大的。著名的晋商乔致庸和蒙古国做生意,用的就是冯家的驼队。每当驼队出发时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头,当时老包头人中流传着一句话“人长天也长,莫过元和长。”

1921年,冯晨的爷爷冯喜带领驼队到蒙古国送货,当时时局动荡,冯家100多峰骆驼被扣,货和骆驼都被没收,冯喜一行人都被关押起来。幸好冯喜结识了很多蒙古朋友,朋友看冯喜被关押,半夜偷了两匹马,把冯喜放了,他连夜逃回包头,自此冯家的运输生意基本停滞。冯铁锁元气大伤,他把包头的家业交给冯喜打理,自己带着两个儿子去了绥远,以开饭店为生,就是现在呼和浩特市麦香村饭店的前身。

QQ图片20170823102658

1938年,冯晨的父亲冯志华成年后,爷爷冯喜把生意交给儿子冯志华打理。冯志华自幼在私塾读书,聪明好学。走西口人坚韧不拔、开拓创新的精神在冯志华身上得到了传承,他自学专业知识,革新技术引进设备,发展深加工,从天津引进了毛织生产设备,从手工业转型为机械加工业。当时他大胆进口内蒙古地区唯一一台法国产的提花毛毯机,1945年在包头创办了首家毛织厂“永福工厂”,生产民用毛毯和毛衣毛裤,毛织产品销往周边盟市。

QQ截图20170823100800

冯志华(资料图片)

抗美援朝期间,冯志华带领工人连夜赶制轻便毛毯支援前线,冯晨清楚地记得,当时捆了高高的两马车,上面披着大红绸子,敲锣打鼓地从南门运走了。

1956年,冯家的毛织厂成为包头第一家公私合营企业,更名为“新华毛织厂”,冯志华成为厂里的技术主任。1957年,由于妻子到呼和浩特看病,冯志华辞掉了工作照顾妻子。妻子病愈后,夫妻俩又开起了家庭作坊生产毛织品维持生计。

冯晨感慨地说,走西口人所体现出的不甘贫穷的进取精神、坚韧不拔的创业精神和与时俱进的开拓精神,值得我们后人思考和借鉴,冯家将这样的精神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

冯志华总结家族经商多年的硬伤是冯氏族人没文化,因此在经济管理上有很大漏洞,他意识到要想家族兴旺一定要让子女读书学文化,用知识改变命运。冯志华共有9个子女,其中有3个是大学生,这在那个年代是非常少有的。大儿子冯英(94岁)学医,毕业后在包头市医药公司工作。二儿子冯杰毕业于天津纺织学院,后来又到内蒙古畜牧学院学习兽医专业,毕业后在包头畜牧院从事兽医工作。其他子女有教师、工程师、企业领导等,都非常优秀。

冯晨对子女的教育也非常重视,他的大儿子是内蒙古师范大学的本科生;小儿子是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专业的博士,国家音乐理论副研究员;女儿是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现为包头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副教授。 

冯晨的女儿冯晓茉莉告诉记者,父亲常常对我们说,你们是走西口人家的后人,要传承和发扬西口人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精神。

冯家祖辈从道光年间走西口到包头繁衍至今,到现在已经是第八代了,有1600多口人,现在六世同堂,亲人分布国内外,英才辈出。2011年7月,家族长辈们成立了冯氏家族委员会,并举行了大型的祭祖活动,200多名冯氏家族成员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

QQ图片20170823102721

包头市东河区的老北梁是走西口人家的发源地,2013年,这里已经发展到4万多户人家。老北梁成了全国最大的集中连片棚户主区,这里污水横流,垃圾遍地,院套院房挨房,几代人挤在低矮的小平房里,生活环境极其恶劣。2013年2月,李克强总理视察北梁后,老北梁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拆迁,到2015年3万多户人家搬到北梁新区,住进宽敞明亮的新楼房,完成了几代走西口人家的宜居梦。

QQ截图20170823100810

冯晨酷爱摄影(资料图片)

冯晨老人表示,走西口虽然是迫于生计的无奈选择,但实践证明,很多走西口人开阔了眼界,走出了谋生的新路子,很多人在口外定居下来,家道兴旺事业辉煌。

为了研究走西口这段历史,2008年,冯晨加入了西口文化研究会,并写下了“水刮西包”“北梁忆旧”“再走西口路”等有关西口文化的文章。

2014年腊月,冯晨随西口文化研究会来到老北梁,口袋房巷的冯家故居已于1993年包头地震后危房改造被拆,冯家后人也都搬进新居。

老北梁承载着走西口人的梦,也承载着包头的历史,看着眼前精美的砖雕,一处处充满山西建筑风格的院落,冯晨心中不免伤感,他知道,这里拆迁了走西口的印记也将消失了,一切都将成为记忆。

走访中,几位老人给冯晨讲了他们祖辈走西口的故事,他一直认真地记录,他说这些都是他研究西口文化的重要资料。“这里的地域、宗教、建筑、民俗、饮食、二人台等都是西口文化,也是老包头的历史文化。老北梁拆迁后,历史印记消失了,可西口文化不能消失,现在做好西口文化研究工作,就是给后人留下了一笔财富,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根在哪儿。”冯晨说。

QQ截图20170823100827

冯晨一家人(资料图片) 

离开老北梁后,冯晨又来到北梁新区参观。走进小区,一座座高楼排列整齐,窗明几净,景观带让人赏心悦目,妇女们伴着欢快的节奏跳着广场舞,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健身区、停车场,幼儿园、老年活动中心、社区医疗中心、社区服务站、学校等周边配套场所一应俱全,满足了居民生活的所有需求。

冯晨和几位居民聊了起来,其中一位叫刘怀礼的老人也是走西口人家的后人,原来在老北梁居住时,他和儿子一家人挤在二十几平方米的小平房里,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一家人生活得特别艰难,孙子出生后一家人更是挤得转身都难。老北梁拆迁改造后,他们家搬进了新楼房,住进新房的第一晚家人都兴奋得睡不着觉。刘怀礼激动地告诉冯晨:“我做梦都想不到能住进这么好的楼房里。”

(记者  周蕾)

1二

[编辑:李珂]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