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红色记忆】段德志

2017年09月25日 09:31 |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QQ截图20170925091328

段德志,汉族,字润星,号常明,1915年出生于绥远归绥城东郊陶卜齐村(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榆林镇陶卜齐村)。

段德志的父亲早亡,由母亲抚养成人。他九岁读私塾,16岁进入绥远省立第三小学求学,当时苏谦益等三个中共地下党员就在该校以教员职务作掩护,开展秘密工作。他在这些人的言传身教中,开始接受进步思想。1934年,学校的国民党特务煽动一部分学生闹学潮,扬言要“赶走共产党”。段德志也联络了一批进步学生以“学潮对学潮”,提出学生进学校是为了求知识,哪位老师课讲得好,我们就要哪位老师。这个要求合乎情理,赢得了学生、家长和一部分社会舆论的支持,使国民党特务不敢迫害苏谦益等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第二年,八路军大青山支队来到绥远敌占区,司令部驻万家沟。1940年,从万家沟迁到了大青山后面的德胜沟,这里一直是大青山抗日斗争的指挥中心。1939年至1941年末,中共绥远省委、绥西地委、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和绥察独立二支队,准备给县、区等基层培养抗日骨干力量,调配基层领导干部举办培训班。1939年春天,段德志离开学校,来到万家沟杨树湾,参加干部训练班。在两个多月的学习中,他听了许多共产党领导干部的讲课,主要有中共绥远省委书记白如冰、绥西地委书记杨植霖、萨托二县的县委书记高鸿光、绥西专署副专员王建功等人。他们讲授了如何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如何建立抗日救国会、如何开展抗日斗争等课程。段德志学习了很多革命理论、斗争方法和军事技能,思想进步很快。

这个时期,日伪军对归绥地区进行严酷的统治。中共绥远党组织为了加强对群众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发展壮大归绥地下党,配合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武装斗争,派遣刘洪雄、宁德清等人,在归绥城组建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群众性的抗日团体“绥蒙各界抗日救国会”(简称“抗救会”),并在城市周围秘密发展抗救会组织。陶卜齐位于归绥城东的铁路沿线,有个火车站,这里是进入归绥城的必经之路,战略位置十分重要。1939年5月,在大青山刚接受完培训的段德志接受党组织的委派,以战地动员委员会(简称动委会)归绥二区特派员的身份,回到家乡陶卜齐村,以开办“自生号”杂货铺作为掩护,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建立本地的抗救会。经过一段时间努力,段德志挤走了敌人派来的汉奸乡长,通过进步青年王永光,发展他的父亲王栋成为抗救会的会员。王栋是陶卜齐村的一个大户,也是本地区的伪乡长。这样,伪乡政府的实际控制权就掌握在中共地下党手里。经过几次抗救会的斗争,王栋就被日伪政府盯上了。当王栋被日本宪兵队抓走以后,段德志和同志们又秘密活动,促成了小学教师刘培业出任乡长,段德志、赵艾和王永光通过这层关系打入伪乡公所,担任了伪乡公所的文书,以此作为掩护,开展党的地下抗日活动。

日伪统治之下,实行更加苛刻的赋税政策,想尽一切办法盘剥绥远地区的广大农牧民。段德志利用乡公所职员的公开身份,进行几次巧妙的斗争。一次是破坏了敌人在陶卜齐村的征粮计划,他发动群众开展抗粮斗争,取得成功,减轻了群众的负担。接着,段德志又组织附近村民进行抵制敌人抓劳工的斗争,他通过收买发放“劳工服役期满证明”的官吏,想办法搞回一些空白证明,发给几个村的村民,免除了群众的劳役。另外,段德志发动群众,抵制日军在陶卜齐村建造用于军事目的黑铅厂。他还使用离间计,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给日本宪兵队写信,控告叛徒赵宏“通共”,借日本人的刀杀了这个绥中地委的叛徒。经过段德志的一系列地下抗日斗争,动员了当地很多群众参加抗日活动,积极配合了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斗争。

1940年,归绥城抗救会的活动开始引起日伪特务的注意,日伪统治者进行疯狂反扑,破坏了抗救会组织,抓捕了大量爱国进步人士,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厚和惨案”。抗救会遭到破坏后,中共绥察区党委决定,派遣郑朝珍等人到归绥城恢复党组织的工作,领导抗日斗争。由于日伪警察对进城人员严加盘查,郑朝珍无法以“合法”身份进城活动,他通过组织安排来到陶卜齐村找段德志想办法。段德志上下打点,疏通了和伪警察的关系,搞到了一张“良民证”。郑朝珍终于有了合法身份在归绥地区开展活动,地下抗日工作从此打开了局面。当时,南平川党支部已经改称陶卜齐党支部,支部书记张旭和段德志、赵艾等人与郑朝珍密切配合,开展斗争。段德志还经常进城与郑朝珍取得联络,侦察敌伪动静,搜集情报,每次他都是到归化城牛桥的恒泉涌商号与郑朝珍接头。

抗战胜利前夕,段德志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接受党组织委派进入归绥城,配合地下工作者开展工作,以绥远正风中学教员的身份作掩护,经常与郊区小学教员李怀山联系,建立了广泛的社会关系,搜集日伪军事情报,开展地下抗日斗争。日本投降后,段德志打入国民党归绥市党部,得到了干事的职务。他在掌握敌特潜伏计划、策动军统分子反正、掌握军事动态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

当时,中共中央认真分析了抗战胜利后绥远地区的形势认为,这个地区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不可轻易放弃。1945年9月11日,中央军委专门致电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聂荣臻和晋绥野战军司令员贺龙,命令这两支部队开赴绥远收复归绥,这就是著名的“第一次绥远战役”。10月初,贺龙部队在山西北部左云县集合待命,10月中旬,聂荣臻部队从张家口向西挺进,在天镇一带整装待发,10月26日,两支大军共14个旅五万多人同时到达归绥城的外围地区,贺龙部队指挥部设在城西北的乌素图,聂荣臻部队指挥部设在城东的陶卜齐。

固守归绥城的部队是傅作义指挥的国民党35军、骑兵四师和炮兵25团,大约有两万五千多人。他们在火车站、绥远城和归化城三个重要地点开始布防,日夜开挖战壕,修筑碉堡,大量储备粮食和武器弹药,做好了长期坚守的准备。战役开始前,段德志通过他长期积累的军队和社会关系,利用担任伪乡会计的父亲管理机要文件的方便,搞到了国民党归绥城防图和工事图,并及时传递到攻城部队手中,为减少部队损失和保存解放军实力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持续一个多月的绥远战役中,共产党两支大军虽然没有攻克归绥,但是打击了国民党的嚣张气焰,阻止了傅作义在绥远地区建立“防共隔绝地带”的计划。

1946年秋,段德志再一次进入归绥正风中学,以教师身份隐藏下来,可是由于叛徒向国民党特务机关告密,9月10日,他和郑朝珍、李怀山一起被捕。入狱后,段德志积极参与组织狱中的斗争,争取延长放风时间,争取吃饱饭,都取得了成功。当时,他被关在专门为政治犯设置的纪律科。段德志寻找机会启发教育监狱的看守,经过耐心开导,监狱看守阎海山终于被他感化了。12月30日晚上,阎海山带着他成功越狱,一起投身革命,去往晋西北解放区,经过在解放区的学习、工作,段德志更加坚强成熟。

1948年2月,解放军准备向绥远进军,发动第二次绥远战役,目的是配合辽沈战役顺利进行。隐蔽一段时间后的段德志和阎海山奉上级指示,回到归绥进行地下工作。段德志在返回归绥的途中,被同学郭尚珍出卖,刚走到归绥城东黄合少村,就被自卫团逮捕。段德志在国民党归绥警备司令部监狱里受到了轮番审讯,敌人用尽了各种酷刑,打得他遍体鳞伤,头被打破了,腰被打残了,腿被打断了,手指被钉进了竹签。可是,段德志始终没有屈服,没有吐露一点共产党的机密,也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敌人审问了段德志两个多月,没有任何结果。就在归绥解放前夕,1948年4月的一个早晨,国民党归绥警备司令部把段德志押上刑车,拉到了归绥旧城的美人桥一带,残忍地杀害了。段德志英勇就义时,年仅33岁。段德志牺牲半个多月后,他的死难经过才从归绥警备司令部的法官乔保元口中吐露出来。段德志被捕后,一押进监狱就尽力抗争。他不吃不喝,不说一句话,只用冷笑和敌人抗争。段德志被枪杀后,敌人还把他的头割下来示众。段德志的遗骨由亲人和战友安葬于他的家乡大青山下陶卜齐村西京包铁路北侧,为的是让他在九泉之下能看到解放大军西进,解放归绥城。

2014年清明节,段德志的子孙请示呼和浩特市民政局后,将段德志烈士遗骨重新安放在大青山革命烈士陵园。

(呼和浩特市委党校 巴特尔 魏铎)

1二

[编辑:李珂]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