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50年代的蛐蛐儿市场!你去过吗?

2018年04月16日 09:30 | 来源:青核桃

在今天的旧城北门西面的伊利广场,

你们去过吗?

你知道上世纪50年代这里是什么吗?

时光的车轮倒转到60年前,

这里的人围成一圈在“斗蛐蛐”

    上世纪五十年代,旧城九龙湾是呼和浩特市最大的蛐蛐市场。每当麦收以后,平时宁静的、弯弯曲曲的小巷就渐渐地热闹起来:在斑驳的泥墙旁,在柳叶发蔫的树荫下,到处簇拥着一圈圈的人群,大人小孩的嘈杂声和蛐蛐的鸣叫声形成了独特的协奏曲。人群中小孩居多,他们蹲在盛放蛐蛐的脸盆前,用发亮的眼睛凝视着斗架的蛐蛐,直到炊烟弥漫在小巷上空,家长不停地吆喝他们回家吃饭,才会恋恋不舍地离去。

1

2

    从旧城大北街向北再走百十米,还没到北门,路西的一条小巷就是九龙湾,当时的人民电影院、玉泉区俱乐部、玉泉区灯光场、都集中那里。但孩子们最感兴趣的是那里有全市最大的蛐蛐市场。在旧城长大的男人们,小时候几乎全都去九龙湾斗过蛐蛐。

    这是旧城北门。

3

这是呼市人民电影院,向西再走几十米,就到了九龙湾蛐蛐市场。

4

当时的同乐剧场就在离九龙湾蛐蛐市场不远的大西街路南。

     我当时上小学。我哥在一中上初中,他的一个好同学叫孔庆云,家在城南的小黑河村。在我的印象中,他就是鲁迅笔下的闰土,什么捉鸟、捞鱼、捕蝈蝈,他都会。还说有一次步行回家看到一只狼跟着他,他虽然很害怕,但最后还是用挥舞着的红领巾把狼吓跑了。这让我从心底佩服他。

5

  有一年放暑假,他请我哥去他家玩儿。我也想去 ,但是我哥开始不同意,说小黑河离城十多里,怕我走不动。后来孔庆云替我说了话,我才得到了这次机会。记得走了非常漫长的路,到了小黑河已是中午了。孔的父母亲是非常朴实的农民,他们热情地招待我们,至今我还记得那天吃的是特地为我们做的黑白面烙油饼,还炒了满满一盘鸡蛋。在困难的年代,那简直是一次空前的盛宴。饭后,孔庆云带我们去村西草地里逮蛐蛐,安置好我们,他就放牛割草去了。在长满杂草的田埂上,在刚刚收割过的庄稼地里,到处听到蛐蛐的鸣叫,但想要逮住它也真不容易。好长时间,我们哥俩只捉到几只不起眼的小蛐蛐。这时,夕阳如火,炊烟袅袅,只见孔庆云揹着比他还要高的一捆青草,汗流满面地走过来了。他把青草卸在田埂上,擦了一把汗,就跑过来帮我们逮蛐蛐。他说,铃铛声(指蛐蛐),侧耳听;钻进洞,拿尿冲。逮蛐蛐的关键要耐心,不能急。听他这样说,我俩慢慢静下心来,这时听到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只蛐蛐响亮的叫声。我们轻轻地前移,蛐蛐不叫了,我们也停下不动,就这样蹑手蹑脚地前进着。走到一个很深的牛蹄印前,发现里面有一个洞,蛐蛐可能就藏在里面。孔庆云先用一根细草棍儿轻轻捅,没动静,随后他对着牛蹄印撒了一泡尿。突然一只硕大的蛐蛐从洞中钻出来了,只见孔庆云两手迅速一扣,蛐蛐束手就擒。这是一只全眉全眼的蛐蛐,个大体长,威风凛凛。我们都高兴万分。

6

    那天很晚了,我们哥俩才兴冲冲地回到家中。父亲和我的几个弟妹已在炕上横躺竖卧地睡着了。母亲担心我们,曾在院门外瞭望了多次,饭一直在灶上热着。听说我们远道归来,同院有几个小伙伴陆续跑来,不等我们吃饭就要和我们斗蛐蛐。看到我们刚捕捉的蛐蛐,小伙伴们都露出惊讶和羡慕的眼神。再经过多次较量,这只蛐蛐果真所向无敌,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大王”。那天晚上,我把蛐蛐放在枕头旁,听着它大获全胜后的得意叫声而甜蜜入睡。后来,依稀记得去了九龙湾蛐蛐市场,这只蛐蛐很长时间一直保持了不败的纪录。

    往事如烟。几十年过去了,当我和我哥谈起这件事时,都如同昨天发生的一样清晰。不过,母校已不是过去的一中,小黑河也旧貌换新颜。孔庆云一一我童年时的闰土,后来毕业于内蒙古大学物理系,曾当过呼市某电子企业的技术副厂长一一因心梗已去世多年了。

7

    如今的小黑河村。当年的落日、炊烟、农田、蛙鸣鸟叫以及土墙围拢的农家小院早已不见,农村新貌渐渐掩盖了童年的风景,但却永远洗不掉童年的记忆。

二维码

[编辑:吴艾蓉]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