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院院藏系列报道“广衍”铭青铜戈

2018年07月12日 10:49 |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

QQ截图20180712103049

古代冷兵器——戈

    青铜戈,戈头每一部分都有专名:主要刃部称“援”;援末转折而下的部分称“胡”;嵌入木柲的部分称“内”,内一面纵刻“广衍”二字;援末和胡上穿绳缠柲的小孔称“穿”。

    青铜戈是中国青铜时代最主要的常用格斗兵器,是我国古代特有的一种长柄冷兵器,是车兵作战用的一种最常用的、最重要的格斗兵器,贯穿了整个青铜时代。它在中国古代的军事技术史上,在我们现代军事思想上,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在今天,很多与戈有关的成语仍在沿用,譬如成语“金戈铁马”、“同室操戈”、“化干戈为玉帛”、“大动干戈”、“枕戈待旦”、“反戈一击”等,有着悠久历史的青铜戈在先秦冷兵器时代作为主要作战兵器逞威疆场,时至今日,仍然是战争的代名词。

QQ截图20180712102755

    关于戈的起源,一般认为是由镰刀类工具演化而来。新石器时代的石戈头,只有援和内,至今仅在福建、广东的一些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过。到了青铜时代,戈成为军中必备的主要兵器。中国迄今为止出土最早的青铜戈是在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直内戈,距今约3500年。战国晚期,铁兵器使用渐多,逐渐淘汰了青铜戈,这种盛行于青铜时代的兵器,到西汉以后已绝迹,最终被由戈演化而来的铁“戟”所取代。

铭文“广衍”为地名

    此青铜戈铭文上的“广衍”二字,指的是史书记载的秦汉时代的广衍城。广衍城,位于内蒙古准格尔旗掌乡勿尔图沟注入牸牛川的南台地上,故城大部分已被牸牛川冲掉,仅剩下东墙和北墙一段,地面瓦片密集,出土“长乐未央”、“千秋万岁”文字瓦当和云纹瓦当,还出土了半两、五铢、大泉五十钱币以及铜镞等遗物。根据以上文化遗存判断,故城的时代大致在战国至新莽时期。故城周围有许多与之同时期的墓地,其中有一些属于秦人的屈肢葬。随葬品大部与中原相同,也有一部分表现出畜牧经济的特点,如用牛首、牛蹄和牛羊肉随葬,以牛首衔环、牛首和马首形带钩作为装饰品等。故城以北的两处墓地发现的三件器物上,均刻有“广衍”两字,说明故城就是秦汉的广衍城。

    1975年夏,内蒙古考古研究所在准格尔旗西部沿牸牛川进行了考古调查,对勿尔图沟两侧被沟水冲刷和风沙剥蚀的墓葬做了一些清理、试掘工作。1976年秋,又对整理墓葬资料中提出的问题做了补充调查。在当时,故城所在的台地,皆为农田,地面散布的陶片较为密集,尤其是田畔堆积着很多破碎的瓦当、瓦片,有的断崖上露出的灰土厚达2米以上。根据群众提示,考古人员找到了露在断崖上的夯土层,夯土层自地表以下深1.6米,宽6.7米,每层厚10至15厘米。经探测,故城不完整的东墙有390米,故城北墙残存的一段为87米。整个西墙与南墙及故城的大部分,已被牸牛川和辗房渠塌掉。城内距东城墙60米,距北城墙100多米的地方,已是故城所在台地临牸牛川的断崖。有一处高地,南北130米,东西约30米,地面瓦片密集,瓦片下压着烧过的木炭、木料和烧成红褐色的土块,当是故城的中心建筑区。在此东南40至50米处,紧接故城东墙的断崖上,露出的灰土中含有坩锅、铜渣、铁渣、多种泥范、石范和钱币半两、五铢、大泉五十、铜箭头等遗物,应是一处手工工场。 青铜戈等文物在此被发现。

历史上的广衍城

    据记载,广衍城所在的地方,战国时期惠文君十年(公元前328年),“魏纳上郡十五县”于秦以前,属魏;之后,归秦,历秦始皇统一全国,直到秦亡。秦汉时期的广衍县,是统一多民族的秦汉王朝北方接近匈奴等我国古代北方民族的一个县,这里的文化面貌自然也反映了这样的特点。这里出土的半两钱和五铢钱,表明这里当时只流行秦汉的统一货币。牛羊头蹄及双耳铜鍑等随葬品也显示出了带有畜牧经济的特点。这些,有的是秦文化固有的传统,同时也表明匈奴等我国古代北方民族文化对秦汉文化的影响。阴山以南、黄河以北的地区,是水草丰茂、宜农宜牧的农牧业区。战国之前,这里是林胡、楼烦等民族的游牧区。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拓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农业文化随之传人阴山以南,出现了定居的村落。在今大青山以南的黄河东岸,黑河和浑河流域,有不少战国时期的村落和城址,有些秦汉城郭就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广衍城中的主要居民应是战国以来在此居住的农业人口和后来迁徙来的内地人口。秦始皇曾连续“发谪徙边”,至秦亡后这些迁徙来的人口大部分亡去。汉代又继续秦的迁徙政策,向边地迁徙内地人员,其成分也与秦相似。迁徙的内地人员,除一部分是“闾左”的贫民和犯法刑徒、有市籍的商人外,还有一部分属一般内地居民。边城居民的主要任务是防御游牧民族南下,另一项任务就是屯田。边城虽是为阻止北方少数民族南下而设,但整个秦汉时期,华夏民族与北方民族之间,并非一直处于战争状态。而是既有战争,又有和平,既有对抗,又有交往。同时,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对移居边地的华夏民族也有很大影响,汉人在重视耕种的同时,也把游牧作为重要的物质生产方式,在接触和交往过程中,在物质文化与生活习俗等方面,汉族与少数民族相互借鉴,相互学习,共同促进。在古城附近发掘的一些墓葬具有与关中及其他地区秦墓基本相同的秦文化特征,进一步证实了秦文化的北传。

秦朝时期的武器装备

    统一后秦代军队的武器装备,最主要的变化是由原来的以青铜兵器为主的时代,加速向以铁兵器为主的时代的过渡。早在战国后期,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铁兵器即已登上历史舞台,中原各主要诸侯国的部队已较多地使用铁戟、铁矛、铁刀、铁剑、铁杖、铁甲、铁匕首等新式武器装备,开始逐渐取代青铜武器。当时相比之下,秦军的铁兵器则远不如关东各国发达。统一之后,既缴获了关东大量铁兵器,又接收了中原冶铁技术,因而加快了向铁兵器的过渡。据《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载,就在完成统一六国的当年,秦始皇下了一道销毁兵器的命令,“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钟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这是我国历史上大规模销毁武器的空前记录。这次销毁的都是青铜兵器。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的青铜兵器销毁呢?其直接目的就是禁止民间私藏武器,防止人民和六国残余势力起来造反,同时也表明,已有较多的铁制武器装备部队,所以才有可能把多余的青铜兵器销毁。但是,从青铜武器向铁兵器过渡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这个过程在秦代仅仅是加速,而不是完成。因此,秦军武器装备显示了新旧结合、新旧交替的历史持点。

    秦朝时期,采取了筑长城、置郡县、修筑道路、发展农业诸多措施。承继春秋战国以来中原政权管辖北方的历史,秦朝的统治和开发,进一步加强了北方同中原地区的联系。秦朝这个统一的中原政权,第一次对北方实施政治、军事上的管辖和经济上的开发。这一地区与以农业文明为主的中原政权和游牧文明为主的北方民族政权始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广衍古城也印证了内蒙古地区是多种文明交融碰撞的重要地区,也是自古以来多民族生息繁衍所在。(文/图 呼和浩特晚报记者 李蒙

1

[编辑:赵静]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