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藏系列报道:双面人形鎏金银饰件

2018年08月08日 09:50 |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

QQ截图20180808093908

造型独特 华美

    双面人形鎏金银饰件,高8.2厘米,口径9厘米,重351克,1954年于赤峰市大营子辽代驸马赠卫国王墓出土,内蒙古博物院收藏。双面人形鎏金银饰件,锤鍱錾刻而成,花纹鎏金。双面人头和上宽下窄的六面体连为一体,头顶部有一个圆洞,顶发不及耳,耳旁有两绺头发,戴大耳环。唇边有浓密的胡须。六面体每面有鎏金牡丹花纹。出土时,该饰件与铁质头盔共存,应是头盔上的饰物。根据墓志记载,该墓主人为辽驸马赠卫国王,葬于辽穆宗应历九年(959年),因其生前功勋显赫,死后追封王爵。

    辽驸马赠卫国王,是辽太祖阿保机之婿萧屈列,驸马之妻是辽太祖之女质古(一称奥哥公主)。据《契丹国志》卷十三:“契丹(契丹为辽国本称,又用为国号)所贵唯耶律与萧二姓,凡后族皆以萧为氏”(太宗萧皇后传)。又同书卷二十三:“蕃法,王族(应作皇族)惟于后族通婚,更不限于尊卑” (族姓原始条)。由此可知,辽国皇族耶律氏娶妻必于萧氏,故各帝皇后皆姓萧(妃嫔有例外)。皇族生女,在原则上亦嫁于萧氏一族,因而辽国公主(各帝之女)不下嫁于萧姓者,为数极少。如果墓中驸马是辽太祖之婿,即为辽国尚公主者第一人的话,无可怀疑,应为萧姓。

神秘的契丹

    公元916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称天皇帝,国号“契丹”,定都临潢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南波罗城)。公元947年,辽太宗率军南下中原,攻灭五代后晋,改国号为“辽”。983年曾复更名“大契丹”,1066年辽道宗耶律洪基恢复国号“辽”。1125年为金国所灭。辽末,辽贵族耶律淳建立北辽,与西夏共同抗金,后被金灭。金末,辽宗室后代耶律留哥与其弟耶律厮不分别建立了东辽与后辽,最后东辽灭后辽,东辽被蒙古所灭。辽亡后,耶律大石西迁到中亚楚河流域建立西辽,定都虎思斡耳朵,1218年被蒙古所灭。1222年西辽贵族在今伊朗建立了小政权后西辽,后又被蒙古所灭。这个民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影响着整个世界,成为中国的代名词。“无闻中国有北宋,只知契丹即中国”,甚至有少数国家以“契丹”指代中国直至今天。这个民族建立的王朝在中华大地纵横驰骋了两百余年,开拓性创造一个个辉煌,又奇迹般地留下一个个谜团后,却突然消失得杳无踪影。

    作为北方游牧民族,契丹族本无丧葬概念。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机称帝建国后,逐渐接纳与发展了中原的丧葬礼俗,其丧葬形式经历了从天葬、树葬到土葬的演变过程,而一些佛教的信徒则根据佛教仪轨,多行火葬。受中原“事死如生”丧葬观念的影响,契丹人崇尚厚葬,不仅死后随葬大量瓷器、丝织品、金银器、玉石器等贵重实用物品,而且修筑陵墓的工程也十分浩大、耗费时日,这也是造成辽为金所灭后至今“十墓九空”的主要原因。

    大营子驸马墓随葬品中数量最多的是马具,共有8组1556件,分别放于南侧耳室的南、东面壁下的柏木棹上,有完整的笼头、盘胸和鞍上其他饰件。契丹旧俗,“其富以马”,马不仅是财富的象征,更是契丹人生产、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缘于对马的喜爱,以马具作为主要随葬品的现象在契丹建国后直至辽代中期都十分普遍。大营子驸马墓、陈国公主墓、吐尔基山墓等辽代大型墓葬中,马具皆成组出土。在这些出土的辔饰品上,嵌铸着各种花草纹饰图案,制作工艺及技巧精美纯熟,明显受唐和五代工艺的影响,说明当时北方游牧民族和中原农耕汉族间经济文化交流频繁,影响深远。像大营子驸马墓这样出土八组马具的辽代墓葬并不多见,这一方面显示了墓主人的地位显赫,另一方面,也是辽厚葬盛行的体现。而到了辽代中后期,随着国力的逐渐衰败,尤其辽兴宗耶律宗真时期“世选宰相、节度使族属及身为节度使之家,许葬用银器,仍禁杀牲以祭”诏令颁布以后,辽墓中随葬马匹及马具的数量明显减少。

大营子驸马墓

    大营子驸马墓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女儿质古与附马萧室鲁(萧屈列)的古墓,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考古挖掘,发掘出大量文物共随葬品2162件,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北大营子对一座辽代古墓进行了考古挖掘,经考证,它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女儿质古与附马萧室鲁(萧屈列)的驸马赠卫国王夫妇墓,在墓中发现了大量文物。

    这是一座砖砌多室墓,有前、后室和左、右、后三个墓室,后室为主室,和前室相通的甬道内,安装有柏木门,四壁有柏木护墙板,后部有砖砌棺床,棺床上有柏木壁幛,棺床四周以栏相围,床上铺有木板。在前室的正中有墓志一合,上有关于墓室人夫妇的文字记载。

    虽然这座古墓早期曾经被盗,但仍发掘出大量文物共随葬品2162件,其中有大量的金银器、玛瑙器、瓷器、铁器等,从墓志铭中得知,这些器物有墓主人生前所使用的,还有一些是皇室赏赐的,还有少量的明器。在墓中,还出土了八副马具,有笼头、盘胸、银鞍、铁马镫、银缨罩、银铃等多种部件,可组合成完整的马具。另外,还出土了大批的盔甲、刀、剑、矛、箭镞等武器,反映出北方游牧民族的尚武特色。在墓中出土的鸡冠壶具为瓷制,系模仿当年契丹民族在骑马时用于装水、乳、酒的便于携带的皮囊,具有契丹早期瓷器的特点。马具中的鎏金龙凤纹银鞍饰以及墓主人所佩带的金蹀躞腰带,都是珍贵的辽代文物,较为全面的反映了契丹贵族各方面的生活习惯和习俗,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辽代金银器

    辽代金银器多为契丹贵族留下的遗珍。种类有冠带佩饰﹑马具﹑饮食器皿﹑首饰﹑符牌及葬具等。大都为辽代宫廷与地方的官手工业制品。辽代(907 ~1125)金银器以1986年出自内蒙古奈曼旗辽开泰七年(1018)陈国公主驸马合葬墓者为最精致丰富﹐有金面具﹑鎏金银冠﹑银丝网络﹑金蹀躞带﹑金花银靴等组成的殡葬服饰及錾花金戒指﹑缠枝花纹金镯﹑八曲花式银盒﹑镂雕金荷包﹑金花银枕﹑錾花金针筒﹑金饰球﹑金花银钵﹑金花银盒﹑银长盘﹑银唾盂﹑银盏托﹑银壶﹑银罐﹑银粉盒﹑玉柄银刀﹑玉柄银锥﹑鎏金银勺与马具等。

    早期的金银器物,主要出土于内蒙古赤峰地区的大营子驸马墓、耶律羽之墓、沙子沟1号墓和赤峰城子公社窖藏等。其主要特征是:器物种类上已出现饮食器皿、生活用具、马具、服饰,但还没有发现葬具和宗教用具;相当部分器物采用钣金成型、纹饰錾刻或主体纹饰隐起、鱼子纹地、纹饰鎏金的工艺,表现出很强的与唐文化的渊源关系;纹样内容比较丰富,辽金银器上的主要纹样龙、凤、摩羯、折枝花等都已具备,其中人物故事、缠枝纹、绶带花结等,中期以后不见。因此,双面人形鎏金银饰件极具研究价值。(文/图 呼和浩特晚报记者 李蒙)

1

[编辑:赵静]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