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2018年08月15日 10:53 | 来源:北方新报

QQ截图20180815103517

QQ截图20180815103743

    母亲生了3个女儿,没有儿子。在农村,没有儿子让母亲有些自卑。但是好强的母亲总是对我们非常严厉,她希望女儿们个个优秀,不输给任何人家的儿子。

    母亲总说:“3个女儿,将来总归是要嫁人的,嫁人也要嫁个好人家。女孩心灵手巧,勤快点,在婆家才会受欢迎。”我和妹妹们听了,总要扭身跑掉。才多大个人,就提嫁人,多羞啊!现在想来,母亲的那些话,应该是对女儿们美满姻缘的一种期许和愿望吧。每一位母亲,都希望女儿有美好的未来。

    记得小时候,母亲非常重视七夕节。不过在当时,七夕节跟所谓的“情人节”没有一点关系。七夕节,就是女孩们的“乞巧节”。

    七夕那天,母亲会让我们姐妹“穿针乞巧”。“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自古七夕就有“穿针乞巧”的习俗。母亲给我和妹妹们准备了五彩丝线,让我们比赛穿针,看谁穿的最快。姐妹们就当玩有趣的游戏,母亲却丝毫不敢马虎,还煞有介事地为我们看时间,数数穿了多少根线。这样过了两年,我们姐妹都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比赛穿针,我们都很郑重,谁都不敢懈怠,获胜者还有奖品。我至今不知道穿针乞巧的习俗究竟是怎样的,不过母亲的做法,锻炼了我们眼疾手快的能力。

    我上五年级时,母亲让我学蹬缝纫机。那台老缝纫机是母亲的宝贝,她从来不舍得让我们动。有一年乞巧节,母亲说我长大了,要教我蹬缝纫机。在我看来,蹬缝纫机就像是我的成人仪式一样,意味着从此我要帮母亲、帮家人分担更多的家务。平时我看多了母亲蹬缝纫机做活的样子,心里也有数。我学着母亲的样子,穿好线,再安好底线,然后把布放好,脚一蹬,缝纫机“嗒嗒”地动起来,手中的布跟着向前移动。只几分钟,我就学会了。母亲很开心地对妹妹们说:“瞧你姐多巧,我学的时候,学了好几天呢,她一下就学会了。”说完,又恍然大悟一般乐了:“今天是乞巧节呢!怪不得学得这么快呢!”

    乞巧节这天,母亲还会亲自炸“巧果”。夜空晴朗,繁星满天,浅浅的银河两岸,牛郎星和织女星隔河相望。母亲把织女星指给我们,斑斓的星辉,神秘的故事令人心驰神往。“新秋牛女会佳期,红粉筵开玉馔时”,我们围坐在桌前,默默祈祷,希望织女能够赐给我们聪慧和灵巧。然后,姐妹们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玩到很晚才散去。

    时光飞逝,我们姐妹在年年岁岁的“乞巧节”中长大了,出嫁了。正如母亲所愿,我们用自己的聪慧和灵巧,为自己赢得了美满的婚姻。文/马亚伟

QQ截图20180815103912

    七夕之夜,灯火阑珊,星光满天。古时,女子走出庭院深闺,仰望星空,向织女乞求智慧、乞求巧艺、乞求姻缘;当下,女人不再孤芳自赏,手执娇艳欲滴的玫瑰,大胆的追求、大胆的爱,一段爱情,一曲幸福,永远相守。

    七夕,鹊桥传情,有情人终能相守。而我,在这个最美的星空下,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夜,不是因为一个人而孤独,是因为想一个人而孤独,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七夕的秋风拂过,洗尽铅华,平淡是真,岁月模糊了容颜,有多少爱还可以值得珍藏。拾起记忆的碎片,我却不知所措,只好慰藉自己:其实我在重温遗失的美好,把那甜蜜如歌的爱情铭刻在心中。当寂寞与孤独袭来的时候,能打开心扉,告诉自己不曾孤单,让美丽的风景再次绚丽绽放。

    几度红尘长相忆,醉了七夕。相爱的人,今夜开怀畅饮,醉倒在这迷人的夜色中,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胧模糊,可心里却逐渐明晰起来,于是许多关于“爱与恨”的情感章节再次浮现……酒醒,夜已凉。我眨眨眼,鹊桥不见了,牛郎织女不见了,只剩下我,依然独坐在窗前,仰望繁星点点的天空,眼角有些湿润……

    唐代诗人杜牧在《秋夕》中写道:“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夜已深沉,我就像诗中那位满怀心事坐在石阶上,仰望着天河两旁牵牛星和织女星的人。凉风起,从思绪中走出,我慢慢清醒。关上窗,一切都归于宁静,但亘古不变的星空许下了坚贞的誓言: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人生之路上能够相识、相知、相爱是一种浪漫;风雨之途上能够不离不弃的相伴、相随、相守是一份完美的幸福。

    此时,我只想牵着你的手一起走,寻着心的方向眺望,期盼那最完美的结局。爱在七夕,心情也开始在温馨中陶醉,当轻快柔和的音乐旋律在耳畔响起时,寂寞便不再寂寞,与朝思暮想的人共一帘幽梦,听蟋蟀在草丛间此起彼伏地吟唱,望璀璨星空,观浩瀚银河,一切仿佛都是海市蜃楼,就在皎洁的月色中去等待那个千百年的爱情传说……

    几度春秋,几度七夕,一生守候,一缕馨香赠爱人!文/廖华玲

QQ截图20180815104051

    七夕,是一个有关爱情的日子,爱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汪曾祺说:“民俗,是一首民族的集体抒情诗。”七夕节日,表达了美好愿望。那些与七夕有关的诗篇,是历史的抒情诗。

    宋词最为有名的当数秦观的 《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与我只要相爱,住在彼此心中,既便遥遥相望也是美好的。尤其最后两句迷倒众生,对牛郎织女以深情的慰勉,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相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词境升华到了一定的高度,意境婉约韵味悠长。

    牛郎织女最早出现在《诗经·小雅》里,“跂彼织女”“睕彼牵牛”。到汉代的《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濯素手,札札弄机杼”,我们都能读到他们相爱相亲的温暖生活画面。因“使鹊为桥”的典故,甚至还出现七夕的词牌《鹊桥仙》。无论古今,谁不向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境界,像牛郎织女一样忠贞不渝。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宋李清照《行香子·七夕》。草丛中的蟋蟀在幽凄地鸣叫,牛郎织女被重重阻隔分开,难以厮守在一起,一年仅有一次短暂的相会,而大多数时光都在浩渺星河间飘来荡去。

    唐代徐凝的《七夕》诗惆怅委婉。“一道鹊桥横渺渺,千声玉佩过玲玲。别离还有经年客,怅望不如河鼓星。”仙鹊们架起的小桥横卧在那茫茫的银河上,听着织女的配环丁冬,看她款款地过桥而来,情境如此之美。而我和伊人的离别是一年复一年,不知何日是尽头,愁绪满怀,怅然间抬首,只见到牛郎星依旧闪烁,亘古光华不变。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相会,倒让诗人心生羡慕。

    “木兰桨子藕花乡,唱罢厅红晚气凉。烟外柳丝湖外水,山眉澹碧月眉黄。”清代姚燮的《韩庄闸舟中七夕》,是一幅悠远清幽的七夕图,诗人在“藕花之乡”的微山湖上泛舟,这时,船上的歌声一直悠悠不断,依稀可见牛郎织女在相逢中眉目传情。

    也许因了爱情的传说,古人在七夕节,都倾注一腔甜蜜而略带忧伤的深情。那古典的水袖一舞,万种风情,便是一个婉转的爱情故事,隔着几个朝代,轻轻吟唱。文/孙  荔

1

[编辑:赵静]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