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柿子的记忆

2018年11月19日 10:04 |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金色诱人的冻柿子又开始上市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提了几个冻柿子回到家里,打算再次品味一下那色鲜、味美、浓香、甘甜的佳品,借以回味童年那种企盼不已、开心进食的心境。

   我家住在北方的一个偏僻的农村,当地本来就不盛产水果,对见过的各种果品真可谓垂涎欲滴。母亲自然深知这一点,因此,每到秋冬时节,她便会利用进镇里看戏或买东西,顺便捎着买几个苹果什么的,带回家来供我和弟弟这两个小子解解馋。不过,母亲从来都不会一次性让我们过足嘴瘾,在给了我们一人一个苹果之后,她便把剩余的藏进了大红柜,并上了锁。这让我和弟弟想尽了办法,有时侥幸打开了柜子,但由于不知母亲藏于何处,也只能闻着香味干着急。可是,那苹果也不是久藏之物,时间一长,便开始发霉、变烂,于是,颇具戏剧性的一幕一次次地上演:一个苹果开始烂了,于是,我和弟弟便会分吃还剩半拉的苹果;另一个苹果也开始烂了,我和弟弟会及时出现在烂苹果面前,并再次吃掉。总之,除了刚开始吃过的一个苹果,剩余的苹果我们吃的几乎全是烂的。不过,烂归烂,母亲从来就舍不得吃一口,苹果最终还是落入了我们两个馋虫的肚子,并且在过春节的时候,我和弟弟穿上了别的小伙伴儿都没有的带着浓浓苹果香的衣服,常常引得他们凑上前来使劲地嗅着,内心好不自豪。

   苹果再好,毕竟还能见到,特别是我们村开辟了果园之后,苹果便不再是我们的最爱。记得,小时候最爱吃的水果还是冻柿子。每到冬天,天气骤冷,一年的辛勤劳作,母亲身上有了几个零花钱。于是,我和弟弟天天盼着磨着母亲去镇上,或者买些日常用品,或者买点花布什么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希望借此母亲能够买上几个冻柿子给我们解解馋。不消说,当母亲真的动身前往镇上的那一刻起,我和弟弟便放下了什么抓特务、藏猫猫等钟爱的游戏,相跟着来到村口,手搭凉棚向远方瞭望,急不可耐地盼着母亲快点回来。

   终于,母亲远远地出现在小路的尽头,她身上那件花布棉袄我们太熟悉了。在飕飕冷风中,我和弟弟犹如脱疆的小马,欢快地迎着母亲飞奔而去。在母亲的嗔怪声中,我们接过母亲手里提的东西,被母亲温暖的手牵着,一同向村里走去。

   不用说,母亲真的买回几个诱人的冻柿子。一见到冻柿子,我和弟弟两眼放光,抓起来张口就咬,结果差点硌了牙。母亲没有责骂,她笑着拿来一个小水盆,盛了半盆凉水,把冻柿子放入盆中,说:“等把冰激出来就能吃了。”于是,我和弟弟托着腮膀子,眼睛紧紧盯着盆里的柿子,看它如何能在冷水中激出冰来。就这样等着、看着,时不时还伸手进去摸摸那饱满、金黄的柿子。片刻之后,那冻柿子的表面结出薄薄的冰,接着,晶莹的冰便包裹了整个柿子。早已等不及的我们马上就伸手进去,各自捞了一个柿子,把那层薄冰抠掉,然后咬破柿子皮,吮吸柿子里面那粘粘的、甜甜的浓汁,还不时伸出舌头,舔着嘴唇周围甚至鼻子上的沾着的汁液,生怕浪费掉一点。当那汁液吸完之后,整个柿子就瘪了下去,然后再加大吮吸的力度,慢慢将里面一个个“舌头”吸入口里,认真地咀嚼,品着那又劲道、又香甘的滋味。最后,我们便连同那层微微发涩的柿子皮一块消灭掉,结果弄得整个肚子摸着都冰凉极了。

   直到此时,我们才发现母亲正微笑着看着我们。也是,这么冷的天,母亲跑了那么远的路给我们买回如此好吃的东西,我们倒是吃得心满意足,可母亲居然没尝一口,只是静静地守在一旁看着我们狼吞虎咽,我心里感到十分后悔。于是,在接下来品食剩余冻柿子的时候,我和弟弟争着把柿子递到母亲面前,请她也来尝尝这人间的美味,可母亲总说:“妈不吃,妈不香,你们吃,你们吃。”实在拗不过,她也只是象征性地咬上一小口,算是与我们分享了这甘美的果实。

   除了冻柿子,我和弟弟对同一品种的柿饼也十分喜爱。每当过大年的时候,总是缠着爷爷或父亲买来黑里透红、外面沾满一层面粉的柿饼,这东西不用消冰,拿在手里直接咬上去,那种沁入心脾的甘甜的味道,同样令我们着迷。享受这不同的美味,使我和弟弟在同村小伙伴儿们中间显得待遇非凡,令他们羡慕不已。

   时光流逝,岁月更迭,但冻柿子的味道仿佛驻进了我的灵魂,每到冬季来临之时,总会想起小时候品尝母亲买来冻柿子的往事,有时也会购买几个尝尝鲜。但是,无论如何细嚼慢咽,却总也品不出孩童时代的那种味道,是心境变了还是柿子变了?我说不清楚。我心里有了一个新的打算,今年冬天,我一定要买几个冻柿子拿回家,一定要和母亲一起看着柿子解冻,一起品尝,我就不信,柿子还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发生变化。

1微博微信二维码

[编辑:戈鸣瑞]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