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心灵的春天

2019年04月08日 14:05 |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我喜欢春天,更喜欢春天里湛蓝湛蓝的天空和满山遍野的绿草和小花。

   北方的家乡,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对于春天的记忆,是从小学语文《春天》里一段话开始,“冰雪融化,种子发芽,果树开花,我们来到小河边,来到田野里,来到山岗上。我们找到了春天。”记忆中,春天一到,万物复苏,每到周末我们都常常会跑到不远处的山岗上,放风筝,抓昆虫,挖好多种能够吃的辣麻麻、红梗梗等“美味”,自由自在地在天地间撒着活儿,玩累了,可以躺在刚刚露出头的柔嫩的草坪上,静静地闭上眼睛,真实地感受一个属于孩子的春天。当然,我还不会忘记这样一篇课文:“春天到了,小燕子跟着妈妈从很远很远的南方飞回来……飞呀,飞呀,她们飞过田野,飞到去年住过的地方。小燕子奇怪地问:‘妈妈,这里哪儿来那么多新房子?’妈妈笑着说:‘孩子,农民过上好日子啦。你看,那写字的孩子不是秋成吗?’”每当读这篇课文时,我的小脑袋里就猜想着油田井架的样子,猜想着将来电力火车应该是个什么样子!那些美好的想象让我的童年有了无限的遐想和对未来的渴望。上初中后,读到了朱自清的《春》:“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在这篇“贮满诗意”的“春的赞歌”中,我懵懂地读到了蓬蓬勃勃的春天,意识似乎已经逐渐成熟,开始用文学的色彩去构思并完善自己的学生时代,有时也会用歪歪扭扭的笔迹,细心记录关于春天的故事。现在看来,这也许就是后来我爱上文学的最初缘由吧。

   其实,春天就是人生的一篇精美散文。

   不知不觉中,自己步入了而立之年,离童年、少年渐行渐远。开始在事业的无限忙碌中无法脱身,好长一段时间无心关注“小河里的水涨起来了、清澈明净的河水倒映着蓝、犹如一条透明的蓝绸带子”这样的春天意境,过多地陷入思索生命,思考人生的阶段。几年前的一个春天,我专程到北京的香山去感受春天,在香山公园的入口处,遇到了两位慈祥的老人,静静地坐在小湖边的长廊上,老公公吹着口琴,老婆婆唱着: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嘀哩哩嘀哩嘀哩哩,嘀哩哩嘀哩嘀哩哩,春天在青翠的山林里,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看得出,镜头前的两位老人似乎也在追忆着春天里的快乐童年。我赶忙掏出相机,拍下了这一幅珍贵的图景,希望在镜头里永恒地留下春天里花草虫鸟和山水雨露间吟诵出的这一刻令人痴迷的春色。

   事实上,我们始终在用心灵守望着春天,对春天的向往和美好的祝愿也从未停息。随着岁月的变迁,又有多少个春天和春天里的故事会走进我们的生命呢?

1微博微信二维码

[编辑:戈鸣瑞]
分享至:
    0

视频推荐

进入频道